MiBi.TV米币网-域名交易行情查询 登录  注册

Build观察:微软终于甩掉Windows包袱跨向未来

2018-05-08   米币网

  新浪科技 韩大鹏 发自西雅图

  编辑:周峰

  在任何人眼中,现任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都是个典型的Cloud Guy。Build 2018的开幕演讲上,他毫不意外地将云当作开场白:“智能云与智能边缘计算近在咫尺,这是巨大机遇,同时也倍感使命的艰巨。”

  与往年不同,今年微软在开发者大会前,对公司架构进行了重大调整:Windows 不再作为一个独立的事业部存在,Windows、Office、Surface、Xbox 等核心业务并入体验及设备事业部,其它的零碎产品,归入新成立的云计算及人工智能平台事业部。

  这很难让人想象一个离开了Windows的微软是否还能被人称之为“微软”。比尔·盖茨时代自不必说,史蒂夫·鲍尔默执掌微软时,每次上台也会大喊一声“Windows”。即便是纳德拉接过CEO大任之后的历年Build,Windows 10、Surface设备、Windows Phone,甚至围绕Windows更新的Office和语音助手“小娜”(Cortana)也一直是行业关注的核心,是每年发布当中的重中之重。

  但今年的Build,微软没有宣布任何Windows的更新计划,也没有发布任何消费级硬件产品,即便是以物联网名义“复活”的Kinect,也是一个解决方案的形态。取而代之的,是AI、云、物联网、混合现实和整合了Windows 10、Office和企业级应用与服务的Microsoft 365。

  微软总算丢掉了Windows这块包袱,在技术上用开放的态度向未来迈进。

  换句话说,这是一场革新自我的发布会,一个明确了自身战略方向的微软,比任何新产品都更加重要。

  微软的新战略:“滚回”搭建系统的老本行

  我们可以拿早前微软被人诟病的“机翻”来概括纳德拉的战略方向:滚回(Rollback,计算机术语,一般翻译成“回滚”,指软件从新版本恢复到旧版本——作者注)。翻译成人话,可能就是:微软回到了系统级应用与服务搭建的老本行,上一次是面向PC,这一次是面向云、AI和物联网。

  纳德拉开明宗义,首先将云服务Azure定义成AI和物联网技术的具象化,在公布一系列技术突破之后,纳德拉的重点更多转向了微软在这些领域中的合作伙伴。

  我们不妨把微软与高通、华为、小米、大疆等一系列企业的合作案例看成是基于开放技术所打造出来的“应用程序”,从这个角度出发,不难看出微软对于Azure的愿景:将其打造成AI与物联网领域的基础技术平台。这实际上也是微软一直以来所擅长的领域:用技术构建一个服务系统,为工业和商业领域提供技术支持。

  在云计算领域,开放式平台或许还算“套路”。但Microsoft 365着实让人眼前一亮。而其中最让人意外的是从Cortana无缝切换到亚马逊语音助手Alexa的瞬间。对于引入亚马逊,微软的解释是:Cortana负责系统方面的控制,生活领域的服务应用Alexa更擅长,就交给亚马逊来做。

  是不是听上去有点耳熟:和“自己搞不定就投资”的腾讯一样,有点“没有梦想”的味道?

  实际上,Microsoft 365更应该被看成是微软拆分Windows部门之后,将Windows 10、Office、Cortana以及一系列企业级服务和应用整合建立的新服务平台。这个举动可以看成是微软既有战略的扩大化,在公司经验方面也具有合理性。

  在软件向服务转化方面,微软的成功始于Office。在推出Offic 365之后,Office业务的核心不再围绕拷贝的售卖,转变成为利用云向Office用户提供灵活便捷的服务。Microsoft 365意味着这一服务的范围扩大,也意味着一系列微软的“老家当”开始在云时代里通过开放寻找新的价值。

  为什么Windows是包袱,以及为什么必须要向它说再见

  仔细观察微软战略方向,你会发现,一个独大的Windows部门在其中并没有合适的位置。

  我们不妨把微软的战略分成三个部分:Azure基础之上的AI与物联网技术开放,是技术平台;打通了数据和应用的Microsoft 365,是应用平台;探索混合现实的Hololens和Kinect,是交互平台。这三者实际上的指向是同一个:建立云和AI时代中的基础优势。

  从大数据,到物联网、到AI、到AR和VR、到5G通信、再到今天的区块链狂热,我们一一回顾过去10年中的每一波新技术爆发,可以看到一条清晰的技术演进和协同逻辑链:大数据让现实世界数据化成为可能,物联网提供了从现实世界中获取数据的方法,人工智能解决了数据爆发后的处理问题,5G通信扩大了现实世界数据化的规模,区块链能够为数据可靠性提供保障,AR和VR则可以为我们提供与数据化现实进行交互的方式。

  这也是过去10年,每项技术都没能独自成功推动新一轮产业革命爆发的原因。和互联网是计算机、通信技术、技术应用、交互方式的协同成果一样,新产业革命也必须要在硬件、通信、应用和交互方面取得技术突破之后才能产生。而目前,各项技术的轮廓已经具备雏形。

  在新时代的大门前,起源于PC的操作系统,其应用、交互和理念都过于陈旧,难以担当大任。而微软过重依赖属于旧时代的Windows,或许也是它在苹果和谷歌崛起的过程中,节节败退的根本原因。从这个角度回头看,微软必须抛弃Windows,否则未来仍然会在这块绊脚石上再一次摔倒。

  寻找微软初心的纳德拉

  值得一提的是,在早前的架构调整中,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沈向洋负责的微软研究院有所收缩。沈向洋本人也会更多地参与到云计算与人工智能事业部的业务合作当中。架构调整之初,外界猜测沈向洋在微软内部地位有所下降。但从这次Build大会来看,沈向洋的调整,或许意味着微软未来将有更多的技术积累转化成为商业价值。

  这非但不是微软内部的人士动荡,反而可能是纳德拉在执掌后,已经解决微软“内斗”顽疾的重要信号。

  在自传《刷新》中,纳德拉坦言自己曾深受微软内部官僚主义和拉帮结派氛围的困扰。他在书中写道:“我知道如果我们放下那些指向彼此的枪,并将我们的集体智慧与能量注入新的使命中,我们就可以重新找回最初激励比尔·盖茨和保罗·艾伦的梦想,既让先进计算机技术全民化。”

  2014年,纳德拉就任CEO后,将自己的首要任务制定成重塑企业文化,并将自上至下加强员工间的沟通作为解决的药方。任职4年后,微软已经完成了一次改头换面的大手术,从架构、产品和战略方面完成了全面的转向。

  纳德拉是否带领微软寻找到了初心,这个答案或许在未来才能揭晓。但至少在过去的这几个小时里,微软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开放和野心。10年前,苹果曾经制作过一系列广告嘲讽微软和PC的臃肿和丑陋。今天的微软,反而看上去更像是当年代表着进取和创新的那个Cool Guy。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