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Bi.TV米币网-域名交易行情查询 登录  注册

阿里巴巴如何创造36810000个工作岗位?

2018-05-14   米币网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敖祥菲

  从电商平台到新经济体,阿里生态的就业形态正在发生深刻的变革。

  上午9点半,《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拨打李佳琦的电话,响了七八声后,那头涌来一阵未睡醒的倦意。

  在媒体的报道中,李佳琦有个更有趣的名字——“铁唇哥”,他在直播中教大家如何化妆,植入品牌商的产品。一次直播涂口红,他创下两小时试色380多支口红的纪录。

  早上乃至上午大部分时间,李佳琦都在补觉,在下午2点的再次通话中,这位在淘宝直播上拥有58万粉丝、微博上21万粉丝的美妆达人告诉记者,自己的一天是这样安排的:

  上午11点起床,化好妆去公司,与团队小伙伴召开选品会、活动筹备会和数据分析会,盘点这一周销售情况;下午拍素材、录视频,6点回家,吃点东西。

  晚上7点到12点半是直播时间,长达5个多小时的直播中,除了喝水、上洗手间,全程不休息,坚持到吃完宵夜上床睡觉,已是凌晨三四点。

  “我的工作非常简单,就是没有生活的工作。”李佳琦笑中带着自嘲。

  做直播前,李佳琦是欧莱雅的彩妆师,2017年初,欧莱雅和淘宝推出“BA网红化”计划,打算选200个人培养为网红BA。李佳琦在200多名主播中脱颖而出,并坚持下来。

  一年间除了发高烧休息7天,他没有停歇过。在淘宝的支持下,他的直播观众从200人扩展到500人、2000人,再到2万人。

  85后年轻女性成为消费中坚力量、“男颜经济”当道的今天,勤奋的李佳琦获得了丰厚的回报,2017年他完成6000多万元销售额,团队收益1500多万元。

  他的团队共有8人,除了一位80后,其他6位都和李佳琦一样是90后。每位团队成员收入也相当可观:平均月收入达到5位数,选品卖货卖得好的成员,还能拿到6位数。

  在淘宝的商业生态中,像李佳琦这样依靠直播卖货是一类全新的卖家模式,介于传统电商和内容创业者之间,又称内容电商。

  淘宝的管理者注意到了这个群体,依托直播和内容创业大潮,在2016年顺势推出直播平台,邀请内容创业者在淘宝上贡献内容,完成招商、推广以及变现环节。2017年,淘宝内容创作的价值高达千亿,内容电商从业者已超过100万。

  李佳琦和淘宝的变化是一个新的信号。

  自2003年诞生以来,淘宝卖家就成为一种新兴职业,从最初的个体小打小闹试水,发展到如今,已经演变成团队化、机构化、公司化、规模化、多元化运营,吸纳并带动了成百上千万人就业。

  就业是最大的民生。除传统渠道外,十九大报告鼓励“创业带动就业”,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运用‘互联网+’发展新就业形态”。

  而淘宝卖家们,既是阿里巴巴电商板块的新生力军,也是阿里新经济生态乃至整个国家新就业形态的一个注脚。

  电商生力军

  同是电商,与李佳琦昼夜颠倒的作息不同,在贵州榕江县一个叫丰登的小村子里,杨成兰的生活充实而有规律。

  在杨成兰长大的村寨,不少人世代靠织土布为生。杨成兰是从这里走出去的第一个大学生,毕业后返乡开淘宝店,帮家乡村民们销售土布。

  电商不是杨成兰的第一个职业,大学毕业后在一所中学任教的她,没想过自己创业,但每次回老家,她都有一种强烈的失落感:怎么全是老人和孩子,没有小时候那种活力了?

  她从小就跟着奶奶、外婆一起织布,记忆中,村里人总是吟唱着侗族大歌,鼓楼外总是萦绕着织布的声音。如今,歌没人唱了,布也没人织了。

  当老师的时候,杨成兰就一直想,村里的传统手艺为什么不能结合时代潮流,变成更有价值的东西传承下去?如果把村里的好东西卖出去,年轻人是不是就不用出门打工了?

  2016年3月,和丈夫吴方俊商量后,杨成兰回到家乡,正式走上创业之路。

  那时父母非常不理解,村民也不支持。“我去叫谁织布,他们都说,现在都工业时代了,没人要我们织的布了。”多次碰壁后,杨成兰甚至怀疑,是不是做不成了?

  “实在做不成,就自己种地!”狠下心给自己想了条“退路”后,杨成兰开始认真思考,土布环保又健康,村民为什么不接受这件事?

  一些村民告诉她,她们是怕布卖不出去,白干活。为此,杨成兰提出,80%利润都给村民,让他们真正感受到,在家做农活、看孩子之余,做点事情,还会有可观的额外经济来源。

  事实证明,杨成兰的判断没有错,这两年,厌倦了工业布料和时装的人,开始追崇富有质感和文化内涵的手工土布,杨成兰的土布网店火了。

  2017年,她的店铺收入200万元,按照约定,大多数都分给了村民,她们平均月收入达到1800~2000元,动作最麻利的织布人一个月能有2800元。

  原本在城里拿着80万年薪的丈夫也回到丰登村,和杨成兰一起过上了“男耕女织”生活,杨成兰织布,丈夫在淘宝店上“耕田”。

  让杨成兰更高兴的是,除了五六位全职人员,她的土布店铺还辐射到本村及周边两个县城的80多位农户,一些年轻女孩也回到村里,跟着学习织布染布。

  和李佳琦一样,杨成兰背后不乏平台的推力。近年来,阿里将农村战略作为三大战略之一,在全国范围推广农村电商业务。目前,阿里已在全国29省区700余县落地农村淘宝网点3万余个,组建了6万名“村小二”为主体的乡村基层服务体系,带动直接就业机会超过130万个。

  尤其在西部六省区,淘宝村实现了零的突破,吸引了大量像杨成兰这样有学识有胆识的青年返乡就业、创业。

  这些返乡创业的电商生力军,成了当地经济的一大发动机。2017年,在阿里巴巴中国零售平台上,国家级贫困县的网络销售额超过370亿元,近400个贫困县网络销售额超过1000万元,超过60个贫困县网络销售额超过1亿元。淘宝、天猫等电商交易平台向5亿消费者展示来自贫困地区的优质产品,支持贫困县展示和销售的商品超过1亿件。

  更公平的新就业

  阿里电商的新就业体系,不仅表现出区域经济和就业的规模化带动作用,还在就业公平性上展示出显性特征。

  陈燕,国内第一位女性钢琴调律师,拥有自己的调琴公司,写过自传《耳边的世界》,也是一位淘宝店主。

  钢琴调律是一项极为复杂的工作,88个黑白琴键、220根琴弦,组合成数不清的旋律,它需要调琴师有灵敏的听觉和精准的声音把控能力。

  因为盲人的音准更好,在欧美,盲人调琴已有100多年历史。而在中国,盲人调琴师屈指可数,大多数盲人就业选择了推拿按摩。

  陈燕从小患有过敏性哮喘,干不了盲人按摩,机缘巧合之下,她在盲校学习了钢琴调律,之后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北京特教学院盲人钢琴调音专业。

  1994年毕业后,信心满满要开始工作的陈燕被泼了一盆冷水:调琴师需要上门调琴,因为担心盲人路上出事故,琴行和客户大多不接受盲人,她有近3年时间没能找到工作。

  迫不得已,她只好以健全人的名义应聘了一家钢琴销售公司。她的先天性白内障是遗传病,眼球表面无太大异常,只要自己不说,一般人很难分辨出她是盲人。

  出门找路的难题靠背地图解决。陈燕把路线地图上的地名、车站、胡同、小区等一一抄成盲文,全部记熟,再靠路上好心人的帮助,去到每一户调琴。

  “找路没问题了,客户那关还是过不了。只要告诉人家我是盲人,就不用我了。”陈燕只得继续装健全人。

  她进门不告知对方自己是盲人,依靠自身强如“声呐”般的听力,跟着客户走到钢琴位置。甚至她弹几下琴,就能通过声音折射判断房间的格局和大小。

  这么多年只有过一次失误,客户是个医生,进门直接将陈燕带到卫生间洗手,而不是琴房。

  令她欣慰的是,告知实情后,对方吃惊之余,也能接受,而且因为陈燕调音很准,还把她介绍给其他客户。

  陈燕说,如果一直装下去,自己也会获得很不错的收益——1997年,她就能挣到6000元月收入。但她要是不说,客户永远不知道盲人会调琴。

  自身的艰难就业经历让她萌生期望,让全国人民都知道盲人可以调琴,这样,她的学弟学妹也可以找到工作。

  2004年,已经小有名气的陈燕自己开了公司,打出“盲人陈燕调律”品牌,从盲校择优录取一些师弟师妹一起干,把更多的客户和收益分给他们。

  接触电商是在2012年,一位志愿者教她在淘宝上买了一件衣服后,她迷上了网购。三年后,她把公司开到了淘宝上,提供调琴服务。

  中国规模最大的电商平台敞开怀抱,接纳了陈燕和这个特殊的新就业群体:中国残联与阿里自2010年联合推出“淘宝创业公益通道”“淘宝云客服”等创业就业公益项目,帮助困难群体及残障人士实现网上创业。

  根据中国残联和阿里的统计数据,目前淘宝网上有16万家残疾人网店,销售额达124亿元,销售额在3万元以上的商家约2.7万家。

  有了淘宝店,陈燕的盲人调琴服务接全国各地的单更方便了:哪里有人需要调琴,她就安排各地认识的盲人调琴师过去。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并认可盲人调琴师。在淘宝店三年多的经营中,陈燕不仅积累了成千上万的客户,还带出了一支近30人的盲人调琴团队,离自己那个期望越来越近。

  从电商到新经济

  和陈燕一样,28岁的杭州小伙郭豪骏也是一位残障人士,只不过,他是一位聋哑人,就业的平台也不是淘宝,而是阿里生态中的本地生活服务平台——饿了么的一位外卖骑手。

  1990年出生的郭豪骏,一岁多发高烧,没得到及时治疗,如今左耳戴着助听器,别人说话偶尔能听得见,自己蹦出来的词语却含糊不清。

  从懂事起,他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但骨子里有股劲儿。“我只是说话、听力障碍,其他都不比别人差。”

  后来他进入特殊学校,还考上了浙江特殊教育职业学院,专升本成功进入浙江科技学院学习IT专业。

  毕业后他四处找工作,想找一份专业对口的,可是面试了好几家,都没有被录取,被拒的原因只有一个:沟通问题。

  之后,好不容易找到一份三维渲染设计师的工作,没干多久就离开了,还是因为沟通障碍。

  再后来,他在一个品牌面包店当了烘焙师,专心、安静,是他能适应的环境。但三年后,因为一些原因,也辞职了。

  如今,他成为饿了么骑手,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因为“送餐的时候我能看看这个世界有多大。健全人能听到更多,我只能靠眼睛看更多”。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个原因:妻子已怀孕3个月,做骑手时间相对自由,郭豪骏想陪伴妻子,等待孩子出生。

  郭豪骏第一次接单是今年的4月23日,因为不能语音交流,出发前,他给客户发了自己的介绍短信,在送餐员后面,特别标注上“聋哑人”。

  那是极其忙碌的一天,一路飞奔、迷茫找路、无助“问路”……当晚7点下班时,郭豪骏鞋子湿了,穿在里面的T恤也被汗水浸湿。这一天,他跑了20单,没有超时,没有错误,还收到了第一个好评。

  回想起第一天的工作,郭豪骏认为最大的挑战还是沟通,特别是在地形复杂又陌生的小区,需要发短信、站内信反复跟客户沟通确认;而最有成就的事是把一单单外卖快速、顺利送达客户手上。

  按照一天的接单量,郭豪骏预计,自己一个月能挣4000元以上,等工作更加熟练、更加游刃有余,应该还能挣更多。

  郭豪骏成为饿了么骑手的一个背景,是饿了么与杭州市残联签署的一项战略合作协议,聘请24位持证言语听力障碍人士加入骑手队伍。郭豪骏正是其中一位。

  和健全骑手一样,这些新骑手需要通过正规培训才能入职,而且针对听力障碍容易造成行车潜在风险,饿了么公司还专门邀请杭州北山中队交警,为无声骑手上交通安全课。

  饿了么公司相关负责人说,今后公司还将在全国开放类似合作,力求通过创新科技平台,提供更多更平等的就业机会。

  郭豪骏获得的就业机会显然超出了阿里电商板块的范畴。阿里在近20年的发展中,已经从最初的电商平台,成长为一家涵盖电商、本地生活服务、物流、网络支付、文娱等业务的新经济生态体,这些业务带动了海量的新就业机会。

  今年3月,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发布《阿里巴巴零售电商平台就业吸纳与带动能力研究(2017年度)》报告,将这类从事快递物流、电商服务等与零售业务密切相关的就业机会定义为支撑型就业。

  在报告中,人大课题组测算发现,2017年阿里零售生态总共带来了3681万个就业机会,其中,除了电商生态带来的1405万个直接就业型机会之外,还包括543万个支撑型就业机会及1733万个衍生型就业机会。

  新经济创造新岗位

  阿里生态带来的3681万个就业,不只停留在“提供岗位”层面,在“创造岗位”层面,进展同样明显。

  这其中的典型,要属阿里近两年落地新零售战略的明星项目——盒马鲜生。

  这一新业态围绕“餐饮体验+生鲜超市零售+基于门店配送”模式,通过商品再造、技术再造、流程再造和物流再造,把传统的生鲜超市变成了移动互联时代的体验式消费中心。

  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新业态综合体,创造了诸多前所未有的新工种、新岗位。

  作为盒马鲜生北京十里堡店的一名员工,菠菜(化名)的职位叫“小盒”,这是一个营销岗位,每个店只有一位“小盒”,他们是盒马业态中与顾客在线上交流的一个关键角色。

  盒马相关负责人马春茂说,传统的营销侧重于线下,线上是基础的社群管理;盒马作为新零售企业,跟传统电商、传统零售的线上营销模式都有很大差别。

  菠菜每天的工作内容能够说明一切。她需要时而化身为主播,和网友互动;时而化身为试吃员,生猛海鲜不限量;时而变成客服售后,服务会员;时而变成社区管理员,发放各种优惠福利。

  这样一个多元而充满新意的新岗位,是盒马新业态的真实写照。

  另一个新鲜的岗位是拣货员,虽然传统零售业也有这一岗位,但盒马拣货员的工作职责存在新内涵。

  马春茂说,传统仓库拣货是一个人要拣完订单中的所有货品,但盒马是分布式拣货,算法把订单打散,变成不同的拣货员就近拣货。

  丹莉是上海杨高南路店的一名拣货员,她的工作是通过RF(无线射频)设备接单,在卖场里自己负责的区域飞奔拣货,把货放到袋子里,通过传送带传到打包区。

  接单设备的逻辑和滴滴抢单差不多,工资也是计件制,多接单多挣钱。因为盒马要求30分钟送达,所以每个订单的拣货环节被严格控制在3分钟之内,丹莉每天都需要和时间赛跑。

  勤奋的丹莉几乎每天都是公司钉钉运动排行榜TOP5,平均下来,她每天能走上5万步,三四十公里,相当于跑了一个马拉松。

  和丹莉一样,盒马也在飞奔。仅一年时间,盒马鲜生就从上海店的试点,做到全国遍地开花,门店数达到46家,实现了华北、华东、华南、华中、西南、西北六大板块的中心城市布局。

  快速成长也让盒马的意义不再止步于阿里新零售标兵,它开始承载更多阿里新经济生态的重任:在促进就业、激发经济活力上发挥更大的价值。

  在人大的报告中,课题组分析道,在这个快速壮大的过程中,盒马创造的不仅是企业自身就业,同时还将商业和就业效益辐射到上下游供应链,以及周边商业配套。

  一些有意义的数据已经能说明问题。

  以菠菜所工作的盒马鲜生北京十里堡店为例,这个店继承了盒马“生鲜+半成品+ 熟食餐饮”的超市品类,又引入花店和天猫超市等更多业态,解决了约400人的就业问题。

  除此之外,盒马十里堡店还进驻了17家第三方门店,包括宏图 Brookstone、贡茶等,额外带动了50个就业岗位。

  马春茂说,如果平均来看,每家盒马店带动相关就业岗位超过300个,按照目前全国46家店测算,盒马大约提供了超过1万个新零售新型就业岗位。

  如果再放大,盒马的直采战略,还进一步带动了上游农业生产端的就业和供给侧改革。

  以为盒马供应日日鲜蔬菜的上海崇明竖新镇基地为例,供应商为盒马建立了一个“标准化定制中心”,新吸收了当地四五十个村民进行加工就业,也倒逼当地农业合作社向更标准化的生产方向转型。

  新经济如何助力高质量发展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敖祥菲

  创造千万级就业机会,拉动消费升级,促进区域均衡,助推产业转型。

  自1999年成立以来,阿里巴巴集团已从单纯的电商平台,发展成为集电子商务、网络支付、智慧物流、云计算、大数据等商业生态于一体的综合经济体。

  但在观察和研究阿里的过程中,大多数人只关注到了阿里自身的商业发展逻辑,少有人注意到,商业之外,就业创造也是一项重要成果。

  按照中国人民大学的调研报告,在2017年,阿里零售生态总共创造了3681万个就业机会,为大学生、农民工、弱势群体创造了公平、包容的就业环境,成为传统就业的有益补充。

  这样的就业贡献对就业群体的收入增长、数字经济以及新实体经济的带动作用均不容忽视。

  人民大学的报告显示,在阿里带动的电商就业中,近半数电商商家年增速超过50%,超过60%的受访商家电商岗位人员月均收入超6000元。

  而按照阿里的公开数据,2017年阿里巴巴纳税366亿元,平均每天纳税超过1亿元,带动生态上下游纳税超过2900亿元。

  这中间的助推、带动效益是如何实现的?

  缓解社会就业压力

  作为新实体经济的样本,阿里新经济的助力作用首先表现在对就业增长的带动作用。

  以最具代表性的电商拉动作用来看,人民大学的课题研究将去年大淘宝创造的3681万个就业机会分为交易型就业机会和带动型就业机会,测算结果显示:两大类型的就业机会分别达到1405万个和2276万个。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电商的快速发展对于缓解大学生就业压力起到了重要作用。中国就业促进会《网络创业就业统计和大学生网络创业就业研究项目报告》显示,全国大学生创办的网店占总体网店的六成。

  这些结论再次打破了此前外界关于数字新经济冲击传统经济的刻板印象。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毛日昇说,被数字技术改变的部分行业及领域就业机会的确面临转型、锐减甚至消失,但它同时也伴随着对就业人群能力的升级需求,对就业的创造效应仍然会大于对就业的抵消作用。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劳动关系系主任、副教授吴清军认为,从历史来看,技术一直是就业机会创造者,但新工作不一定会马上出现在原来的位置,技术往往带来“新的需求被满足”、“学习成本”加速降低,从而降低社会总成本,扩大社会总消费。

  他说,当下中国以新零售为代表的数字经济正欣欣向荣,带来市场半径扩大、分工细化,新就业形态层出不穷,这种新就业更具中国新时代特征、更受年轻一代欢迎。

  促进就业平等和区域均衡

  就业增长的同时,传统就业形态的平等问题也得到一定缓解。

  毛日昇说,近年基于互联网、移动支付等新技术的发展,新经济产生了平台型就业和创业的新途径,雇佣关系从以前稳定的“公司+雇员”关系变成灵活的“平台+履约人”,这个转变促使个人以职业身份来获得社会认可。

  与此同时,平台与个人的关系由管理控制转变为个体能力、提供支撑,帮助其提升平台履约能力,组织也将不再需要等级秩序约束个人,而是提供最大限度的平等和自由。

  “这就是数字经济平台对于就业平等的促进作用,这还表现在给广大残疾人士提供更多选择的就业机会,以及配合农村扶贫工作的开展。”毛日昇说。

  阿里研究院院长高红冰认为,新经济以开放的平台模式,让更多品牌商和商家获得了更大发展。平台是开放的,更是以数字化能力为所有平台主赋能的。

  “可以说,阿里新经济平台让中小企业、妇女、农村居民、残疾人等群体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平等参与机会,真正带动了普惠式包容式发展。”高红冰说。

  就业平等进一步带动了区域的均衡发展,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创新发展研究部研究室主任戴志军撰文道,越来越多中西部和农村商家通过电商平台面向全国市场销售本地产品,有力带动了本地经济发展,从而有利于区域均衡发展。

  根据阿里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中国数字经济报告》,2017年全国各省区市中,电商消费总额增速最快的地区贵州、海南、宁夏和西藏,都属于相对欠发达地区。

  拉动消费结构升级

  除了在就业端的传导带动作用,高红冰在谈到阿里新生态的的新经济引擎作用时,还提到新经济在消费端的拉升路径。

  以天猫、淘宝等线上平台为例,这些电商平台正在让更多个性化乃至长尾的消费需求得到更好满足,例如淘宝“千人千面”等机制的设置,重塑了消费者的购物体验;与此同时,盒马、银泰等线下商业布局加速,使全民消费快速走向数字化,消费也变得更便捷。

  这几乎等同于消费端的供给侧革新。戴志军认为,经济的高质量发展要求经济增长从依赖出口和投资拉动转向增强消费的基础性作用,而电子商务降低了交易成本、扩大了市场范围,提升了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拉动了消费结构升级。

  从全球来看,我国电子商务已处于全球领先地位,对促进消费结构升级发挥了重要作用。2017年,共有超过1万个中国品牌的超12亿件商品实现出海,惠及全球200多个国家地区的消费者,极大拓展了我国产品的市场范围。

  同时,中国消费者也更充分地接触、享受全球品牌,实现了消费升级。例如天猫已与近15000家海外品牌建立起了合作关系,在2017年天猫“双11”当天,43%的用户购买了国际品牌,国际品牌整体成交金额同比增长51%。

  反哺制造业和服务业

  在更广泛层面,新经济生态还给上下游的制造业、现代服务业提供重要反哺。

  “制造业的数字化、智能化趋势势不可当,中国要把握这一变革趋势,就必须将制造业和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紧密连接。”高红冰认为,阿里提出的“Made in Internet”使按需生产成为可能,使大数据引导生产成为现实。

  一个典型的案例是海尔集团,其基于天猫大数据推动家电制造业由B2C制造向C2B新制造转变,2017上半年,用户参与定制的产品占比达到52%,全年在天猫上实现了120亿元的成交额。

  在现代服务业的反哺途径上,戴建军认为,大力发展服务业特别是现代服务业是我国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的一个主要方向。数字经济催生了大量的新兴服务业,因此,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提升了服务业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优化了我国产业结构。

  此外,数字服务业还通过降低信息不充分程度,促进了各个产业供需之间、上中下游各环节之间更为均衡、协同发展,优化了产业内部结构。

最新资讯